關於「魚」的豢養二三事-齊簡〈大魚缸系列〉

Large Aquarium : Garden 1│mixed media │194x130cm│2016Civil war│oil and acrylic on sackcloth│194x130cm│2014

文 / 蕭伊伶

雲朵飄浮在半山腰,紅色的金魚悠遊在黑色的天空,夢境如此幽微。 我們可以說齊簡總是以數位媒材表現傳統題材嗎?或者藝術家始終關心著東西方的文化對話﹖在2015年高雄獎作品〈圖像廟堂〉之一,齊簡便讓具有東方意象大紅燈籠與新聞媒體中的戰爭人物並置產生敘事,並且在看似平塗的色面上利用重複的陰影製造空間的深度。 齊簡,一如其名,畫面佈排總是精煉,並不是企圖捕捉自然或者再現,而是使用最少的繪畫性語彙說著最富哲理的語句。〈大魚缸系列〉使筆者聯想起齊白石潦潦幾筆畫就的簡筆魚以及羅斯科(Mark Rothko)的色域繪畫。金魚的豢養自晉朝以來多有記載,宋朝戴埴《鼠璞•臨安金魚》中有云:「觀此則金鯽始於錢塘,惟六和寺有之,未若今之盛。南渡駐驆,王公貴人園池競建,豢養之法出焉。」。齊簡描繪了關於「魚」的豢養,畫框便是水族箱,造景的礁石、砂粒與假山,虛構的湖泊、海洋滿足豢養者渴望自由的想像。 藝術家精細描繪著魚體的細節,定著了拍打著的魚鰭與扭動的軀體,紅色金魚是畫面中的「刺點」(punctum)吸引著觀者眼球,魚的姿態帶來視覺上的擬真,空間背景的厚實塗抹形成了飽滿的黑以及沉穩的藍,觀者的靈魂與意識也隨之沉澱跟著沒入了寧靜水面下。利用色彩的反差與漸層,層次渲染近似水墨,圖案隨意散佈在畫面上,卻是空間的抽象與扁平化。大面積塊狀的色彩,圖案化的世界,東方的卷雲圖騰、古代銅錢與象徵吉祥有餘的「魚」圖案,組合成超現實的夢境。 創作自述中,齊簡引用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與雷納.曼羅迪諾(Leonard Mlodinow)所談到的真實,在討論宇宙學的《大設計》(The Grand Design)中如此寫道:「圓弧形的魚缸會讓金魚看到扭曲的真實。…人類是否也住在一個巨大的金魚缸裡面,透過一面具大的透鏡而得到扭曲的視野呢?金魚對真實圖像與我們不同,然而我們真的能夠確定牠們的世界觀比較不真實嗎?」。齊簡也藉此重新詮釋莊子《秋水》篇裡的魚樂之辯,我們永遠無法得知魚缸裡的魚到底快不快樂,「魚缸」成為藝術家在繪畫實踐中如何逃離框架與現實世界的象徵介面。在齊簡〈大魚缸系列〉裡沒有具體輪廓的魚缸,只有畫框限制了邊界的滿溢,沉鬱的色彩體現了虛無世界的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