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後花園是項艱苦的任務

Garden Project (Partial Dust Garden)

文 / 張國權

要開著二戰的野馬戰機穿越齊簡的後花園,其實是項艱苦的任務。
如果只是走馬看花,那飛機還是飛機,花布還是花布,沒能參悟。
你會說,啊,看畫就看畫,又不是在比誰看的書多,比誰有學問。
說實話我也看得很吃力,為什麼簡單的畫面後有那麼複雜的因素。
是語義學、詮釋學、現象學、社會學、心理學,還是地緣政治學?
是指天還是指地,是見還是不見,是痛還是不痛,是禪還是唯識?
無非就是「畫」與「看」兩件事,他是怎麼畫,而我們要怎麼看。
當你知道他是怎麼畫之後,也就知道要怎麼看,兩者是同一思路。
我的理解是一個中心、兩個關鍵字──「同義反覆」、「現象還原」。
「同義反覆」──用相同或不同的詞彙、符號、工具或元素,來描述自己想說的同一件事與同一觀點,以一種所謂的繪畫的形式。
「現象還原」──把平面繪畫裡的視覺元素過濾抽離,並轉換成物理的實體存在,讓平面的虛與立體的實產生對應互證的共相。
你說,這樣齊簡的穿越後花園,是感性的理性,還是理性的感性呢?
※穿越後花園—-齊簡個展@新苑藝術 2015/0801~0830


文章來源:http://www.bossartgallery.com/boss/News_Get.aspx?SiteID=A207&F_ID=A207_AN_000895